联系天强

商务合作

主页
我们的服务

战略管理 国企改革 运营管理 并购重组 集成整合 产业服务 上市服务 思翔商学

我们的客户

业绩案例 客户评价 客户伙伴

我们的声音

天强活动 媒体专访 观点洞察 专题研究 祝波善专栏 出版物

招贤纳才

社会招聘 校园招聘 学习发展 咨询乐活

关于天强

天强概况 文化理念 发展历程 社会责任 所获荣誉 联系我们

天强20周年

天强活动

2018-12-17

面对新常态 积聚新动力

祝波善

 

上海天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创办人、总经理、首席咨询师。上海市咨询业行业协会副会长、上海市企业联合会管理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际注册管理咨询师(CMC)、上海市注册咨询专家。

 

面对新常态  积聚新动力

 

——工程勘察设计行业发展形势回顾及中长期发展展望

 

上海天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祝波善

 

在经历了10多年的快速增长后,2014年,我国工程勘察设计行业普遍式增长的势头真正地结束了。而这与2009年上半年的阶段性压力不同,未来将进入一个关键的调整与重新洗牌的时期。面对变局,原有的模式难以持续,需要我们用新的思维和理念来应对新的发展环境和发展要求。

 

困扰行业发展的三大问题

 

面对发展的新形势,思考与筹划未来发展,有3个深层次的问题困扰着工程勘察设计单位的发展思路定位:

 

第一,工程勘察设计企业市场化改革的政策底线与推进时间底线到底在哪里?过去1年左右的时间里,出台了一系列促进行业市场化发展的政策,特别是在资质改革、收费改革、市场开放等方面。但业内企业不难发现,政策导向的开放趋势与行业监管的实际做法之间还存在差异。市场化改革的政策方向已经明确,但实际操作的底线在哪里?时间表又在哪里?

 

第二,工程勘察设计行业在新形势下的行业边界在哪里?从2013年开始,“跨界融合、跨界颠覆”成为关注焦点,但各种融合的结果将使工程勘察设计行业以什么样的形态、特性出现尚属未知。2013年,全行业营业收入中,纯设计收入仅占13.9%。随着PPP模式及建筑产业化的推进,工程建设产业链上相关单位的边界也将被重新调整。未来,工程勘察设计行业还是一个行业吗?如果是,行业的边界又在哪里?

 

第三,工程勘察设计行业推进转型升级的时间底线在哪里?“十一五”规划、“十二五”规划就在讨论转型升级的问题,但客观情况是转型升级的总体效果并不理想,绝大多数工程勘察设计单位并没有找到未来能持久、长远发展的清晰路径。无论是过去追求做大做强的企业,还是探索做精做细的企业,在当前形势下,都会面临如何做优做久的问题。对业内单位而言,一定要转型吗?如果是,转型有最后的时间底线吗?

 

行业发展回顾与展望

 

从宏观环境角度来看,工程勘察设计行业当前面临3个方面的变化与调整。首先是宏观政策环境的变化。国家推动简政放权、行政审批改革、法治化建设等方面的新变化,包括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所传递的“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等信息。其次是新型城镇化发展的要求。过去基于“大拆大建”的模式将转向“集约、智能、绿色、低碳”的方向。再次是行业监管体制改革的要求。相关政策密集出台,包括放开设计收费、资质管理改革、招投标改革、统一市场建设等方面,势必对行业未来发展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过去,工程勘察设计行业的发展与国家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是密切相关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行业内单位的发展是外部驱动型。但近期上海天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行业研究中心开展的一系列专题调研结果显示,市场需求放缓或下降成为众多业内企业面临的市场现状。

 

“十二五”的前几年,行业营业收入保持高位增长,这与工程总承包业务进一步快速发展有很大的关系。2013年,总承包加施工收入占到全行业营业收入的69%;行业内相当一部分规模较大的单位都以工程公司或者国际型工程公司作为发展定位,积极探索工程总承包业务。从细分行业来看,建筑设计企业较多关注的是产业链的前后延伸、国际化、全生命周期、人才激励、精细化发展、绿色建筑等问题;土木工程设计类企业更多的是关注既有工程的改造、项目管理、投融资模式、市场空间等问题;工业类设计院更多考虑总承包、组织架构、科研产业化、产业多元化、人才培养等问题。总体而言,在“十二五”已经过去的4年中,业内企业在发展模式、业务模式方面的探索主要集中在专业领域的拓展、精细化设计、产业链延伸、产业融合等方面。

 

从业内企业对“十二五”规划执行情况来看,多数企业可以基本实现规划的财务目标,但当初规划确定的相关重点工作推进成效一般。对比内部运营管理关键工作的重要性及实现程度,会发现企业前期的判断和最后的结果往往存在很大偏差。在制定规划时,定位很多事情很重要,但从推进结果的角度进行审视,不一定是最令人满意的,表现比较突出的是项目管理、技术创新等方面的工作。

 

从勘察设计行业未来发展的角度来看,呈现出市场化、产业化、资本化、国际化、信息化等方面的趋势,具体体现在:行业监管体制改革朝着市场化方向进一步深化;行业企业更加关注建筑产业化、产业链后端延伸、技术产品化等方面的探索;更加关注对上市、登陆新三板以及PPP模式等对接资本的探索;更加关注国内市场的精耕细作、国际市场的深度拓展;更加关注互联网技术、大数据、云计算等方面信息技术的融合。

 

以竞争力提升为坐标

 

应对发展的新常态

国家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时期,201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从消费需求、投资需求、出口和国际收支、生产能力和产业组织方式、资源配置方式和宏观调控生产要素相对优势、市场竞争、资源环境约束、经济风险和化解等9个方面对经济新常态的特征作了进一步界定。未来发展将由过去的依赖土地、资本和劳动力的增长转向依赖创新要素的内生性增长。面对未来海外市场复苏的机遇,也将从过去重点依赖人口红利,转向依靠产品质量、品牌战略、技术水平、服务网络等方面的优势建立。

 

设计行业的发展已经跨越了原有的竞争规律、原有的成功要素、原有的发展规律,将进入新的时期、新的阶段。在这个背景下,研究与探求竞争力问题可能才是问题的本源。竞争力问题是市场化的产物,一个单位竞争力的高低才是实现持续发展的内在力量。如何来表征设计单位的竞争力,进而有效提升竞争力呢?这是一个需要深入研究的课题,更是要持续推进的工作。

 

基于对设计单位发展内外部环境的深刻把握,设计单位的竞争力提升需要从理念、思维、模式、产品、执行等5个方面协同发力,真正做到“五位一体”推进。

 

理念是首当其冲的问题。经营理念要从过去的“机会式项目经营”向“企业的有序经营”转变;价值理念要解决怎么为客户创造价值的问题,核心是从客户的价值体验的角度来进行衡量;资源理念核心是要重新审视设计单位的核心资源到底是什么,也要关注未来资源范围的大幅扩张,不仅仅局限于企业雇佣和掌握的资源。

 

结合社会经济的发展特点以及设计行业的服务特性,设计单位的思维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平台思维、产业思维与变革思维3个方面。产业整合、跨界整合成为常态,唯有确立产业思维、弱化行业思维,才能占据主动权。在互联网时代,也需要以平台思维来思考与观察新的商业生态,面对转型升级的严峻考验,更需要变革思维推进落实。

 

设计单位的模式是竞争力提升的主体。结合设计单位的运作内在特点,模式层面的核心问题包括业务模式、组织模式与治理模式3个方面。业务模式又以盈利模式为核心,这是设计单位需要持续探索的方向;组织模式核心是整合好内外部资源,有效满足客户需求,产出价值服务;治理模式核心是处理好货币资本与人力资本的关系。

 

产品是设计单位发展的外部体现,需要从服务维度、服务形态和服务方式等3个方面进行思考。跳出习惯的既定范围,站在工程建设全生命周期中,服务的广度、深度与宽度依然有很大的拓展空间。

 

对于智力密集型企业来说,进行变革、推动执行是非常困难的,但又是非常重要的。“知易行难”是设计单位转型升级过程常见的问题。需要系统考虑领导力、团队文化、流程化等3个要素对执行力提升的支撑作用。

 

探寻持续发展的新动力

 

在面对当前的新形势、新变化,设计企业的出路在哪里?如何探索适应未来发展的新动力?这需要从经营理念、资源能力、业务模式3个方面的创新进行思考。

 

经营理念

 

未来发展中,设计单位将面临愿景重塑、战略重塑的问题,而这需要设计单位进一步拓展战略视野与半径,从传统的咨询设计业务扩展到整个工程建设产业链来定位自身的服务,再扩延到整个基础设施投资链条上定位自身的业务,进而放眼整个商业生态圈、产业平台来重新定位。不同经营理念决定了战略视野的大小,决定了企业战略半径的大小,也带来了不同的战略可能性。

 

业务模式

 

工程勘察设计企业的本质是专业服务机构,专业服务机构的价值创新需要从客户价值链、价值网的需求点和服务方式的结合上进行考虑。工程勘察设计企业服务创新的路径主要包括:提升产品或服务的价值、提升价值链价值的服务、提升平台价值的服务。同时,也需要与新技术,特别是互联网技术进行融合创新。

 

资源能力

 

对于设计单位而言,最重要的资源就是人力资源,特别是工程技术人才。但随着新型城镇化发展、业务模式创新发展,资源需求方面也将产生新的变化,包括人力资源、技术资源、资本资源等都将成为关键的资源内容。面向未来的设计单位资源能力体系构建不仅要考虑资源结构问题,还要关注如何更好地对相关资源进行有效整合、充分激励的问题。

 

在当前的新常态时期,面向2015年,设计单位需要关注以下重点问题:首先是互联和融合,这是大时代的特征。设计单位要关注与同行单位间、与上下游单位间进行融合互动;其次是多向互动。进入当前的过渡状态,太局限于既有边界,不能涉及全产业链视角思考问题将会面临较大的风险;再次是智力与资本的结合。设计单位过去主要基于技术,未来在如何结合资本、基于资本探索发展方面需要找到出路。

 

科学筹划“十三五”

 

对于“十三五”的发展,业内企业普遍关注新型城镇化、绿色节能环保领域、海外市场拓展、工程总承包、产业化发展等重要机遇。但是,面对这些新机遇,决不是延伸思路就可以应对的。从行业市场化发展趋势来看,市场竞争激烈、收费水平下降、新兴市场需求对企业要求提升等外部挑战,企业人力资源匮乏、体制改革不到位、资源难以协同、效率低下等内部挑战,都对设计企业的长远持续发展带来严峻挑战和压力。

 

思考与筹划“十三五”规划成为接下来一段时间诸多企业面临的首要任务,由于内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科学合理地开展这一轮的规划工作,面临着太多的困扰与瓶颈。由于社会治理周期、经济转型周期、技术革命周期、人文革新周期4个方面周期性因素叠加,企业普遍面临着客户需求、竞争格局、服务价值体现、竞争要素等方面深层次变化的内在要求。而开展“十三五”规划工作,需要基于新的思维逻辑体系进行,这个逻辑体系需要深刻地研究与理解新的商业生态,明晰规划工作的方向,进而寻找与定位规划的着力点。

 

以商业生态的分析与研究为基础

 

过去,我国的建设工程实行分段管理,每一段都有大、中、小企业。近几年,随着很多企业跨行业、跨地区的延伸发展,已经形成了一批处于价值链顶端的跨领域一体化服务的企业、一批精专特色化发展的企业、一批传统技术劳务性企业的行业生态。未来,受互联网因素的影响,不论我们能否接受,都将会出现新的商业生态,这将是思考“十三五”规划乃至更远期发展的重要基础,也要求我们必须跳出原有的逻辑。

 

以做优做久为方向

 

长期以来,做大做强一直是大多数中国企业的战略追求,但是,为什么要做大、做强?做大与做强之间的先后次序与逻辑关系是什么?做大做强的潜在力量是什么……对这些问题并没有深入研究。随着整个经济社会进入深层次变革期,很多企业开始找不到做大做强的支撑力量。在新商业生态下,如何做优、如何做久应该是企业的理性方向追求。这是国内外设计企业间的差异所

 

在,这也直接影响了国内设计企业做久的问题。未来行业发展面临诸多问题,做优很大程度上就是解决如何有效提升企业竞争力的问题关键。

 

以创新与能力为着力点

 

规划未来需要从两个方面着力:一是怎么积极推进创新,怎么具备创新能力;二是搭建能力体系。这两方面是相辅相成的。

 

创新很大程度体现在业务创新、管理创新、技术创新、思维创新、理念创新等。纵观设计企业的发展历程,我们也会发现设计企业高管的职业和专业背景很大程度会影响思维方式,而不同思维方式也将会使企业呈现不同的发展特征与结果。因此,怎么面对新模式和新思路也是创新需要包含的内容。

 

在互联网时代,设计企业特别要关注平台思维、客户思维、社会化思维。思考怎么让专业服务性的机构成为一个平台,集合各种资源,包括企业雇佣的、非雇佣的合作单位,并为客户创造价值。用户思维核心是要挖掘价值怎么体现,从客户的需求出发,思考自身的做法。众筹、众包的社会化思维也将对设计行业产生极大影响,真正到了“人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时代。设计企业更需要关注组织化的创新能力,以创新思维集聚、整合方方面面的才智,协同推进。

 

企业本质就是能力的集合体。因此,设计企业“十三五”规划及更远期的发展规划要落到能力的角度,定义和规划到底需要什么能力。将来面临的最可怕的竞争对手往往是突然闯入的野蛮人。未来竞争依赖思维和能力,只有能力才能抵抗住各种冲击,特别是一个企业的组织化能力。

 

以变革为规划落实的动力

 

变革难以推动,首先是因为难以改变人员的惯性思维;其次是因为我们知道“什么不是”,但难以描绘出“应该是什么样子”,即只能否定,不能肯定;再次是因为变革是一项长期性工作,难以在短期内收到成效。在变革过程中,方向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为什么很多企业转型升级的效果不佳?因为这些变革仅仅流于表面。很多时候我们必须从高楼的窗户一跃而出,在下降的过程中长出翅膀,这就是变革。

 

思考企业长远发展的战略规划必须包括3方面的工作:战略思考、战略规划、战略行动。空有规划是不行的,规划虽然能指引我们行动,但是,战略思考的深度更能衡量企业战略方面的能力。

 

积极推进融合、创新、转型

 

创造发展的新空间

在工程勘察设计行业未来发展中,市场化的进程会进一步深化,这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市场的基础、增长的资源要素将出现重大变化;关注客户、关注价值创造将成为行业共识;产业融合加剧,产业发展备受关注;业内外企业的深度战略融合与合作将成为常态;对国际市场、国际资源的整合关注会进一步加强;更加积极探索与资本对接;改革深化与重组整合加强,行业集中度会进一步提高。

 

诚然,未来发展将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和深度变化,但如果我们跳出原有边界,深入挖掘市场和客户的价值隙缝,就会有更多发展的新空间。

返回列表 上一篇: